落其實者思其樹 飲其流者懷其源——“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創建歷史叢書”回到歷史現場、探尋紅色基因活水源頭

話題緣起

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觀“光輝偉業 紅色序章——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早期北京革命活動主題展”時指出,北大是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策源地,最早在我國傳播馬克思主義思想,也是我們黨在北京早期革命活動的歷史見證地,在建黨過程中具有重要地位。要加強紅色資源保護和利用,尊重歷史事實,準確評價歷史,正確學史用史。最近出版的“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創建歷史叢書”,全景式呈現了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早期工人運動、共產黨早期組織創建的歷史畫卷,深刻揭示了北京在中國共產黨創建史上的重大歷史價值和獨特歷史地位。那麼,北大紅樓為什麼能成為北京乃至全國共產黨早期組織建立的源頭和紅色地標?北京與中國共產黨的創建有哪些歷史淵源?本版特邀有關專家結合這套叢書的內容,深入闡述北大紅樓作為北京紅色資源的深厚內涵、歷史價值和特殊地位。

全面考察北京與中共創建的歷史淵源

主持人:北大紅樓是北京城內一座具有特殊地位的歷史建築,“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創建歷史叢書”(以下簡稱“叢書”)是如何深入挖掘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創建的歷史淵源的?

張衞波[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這套叢書共八本,分別是《新文化運動中心》《五四運動策源地》《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主陣地》《建黨偉業起點》《紅樓百年話滄桑》《紅樓風雲人物》《紅樓舊址羣》《紅樓舊址羣故事》立體展現北京、北大紅樓在中國共產黨創建歷程中的重要作用。

北京是新文化運動的中心。1917年春,隨着陳獨秀北上到北京大學任職,以及《新青年》遷入北京成為同人刊物,新文化運動的影響日益擴大。北京是當時的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雲集了為數眾多的文化名人。正是藉助這一優勢,《新青年》很快從一個學術氣息濃厚的刊物,轉變為新文化運動的引領者,陳獨秀也由此名聲大震。俄國十月革命後特別是五四運動爆發後,在陳獨秀、李大釗等人的引導下,廣大青年學生廣泛參與、積極推動,使得北京很快成為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中心。這為黨的創建奠定了重要的思想和組織基礎。為了體現北京在新文化運動中的地位,《新文化運動中心》一書,對新文化運動的興起、發展和深化的過程進行了比較全面的描述,細緻入微地再現了當年的一些情境。

北京是五四運動的策源地。五四愛國運動的興起,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有一個醖釀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北京是這場愛國運動的策源地,特別是位於沙灘的北京大學,是廣大學生髮起愛國運動的聚集地和出發地。當1919年5月4日,學生們舉着“取消二十一條”“還我青島”“誓死力爭”“保我主權”等標語齊聚天安門時,一場規模空前的愛國運動終於像火山一樣爆發了。那麼,五四運動究竟是如何醖釀、發起的?其中有哪些鮮為人知的細節?為了解答人們的疑惑,《五四運動策源地》一書對五四運動進行了全景式的回顧和展示,並特別對北京地區學生愛國運動的興起、發展進行了濃墨重彩的描述。

北京是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的主陣地。俄國十月革命後,特別是五四運動爆發後,馬克思主義思潮勃然興起。李大釗率先傳播馬克思主義,先後寫了《庶民的勝利》《Bolshevism的勝利》《我的馬克思主義觀》等文章,介紹和謳歌十月革命,傳播馬克思主義。同時,他又發起成立了中國最早的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團體——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説研究會。在這期間,《新青年》第6卷第5號成為“馬克思主義研究”專號;《每週評論》比較早地刊登了《共產黨宣言》的節譯內容;《晨報》開設了“馬克思研究”專欄。這使得北京成為了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的重要中心,推動了中國共產黨的創建。為了反映北京在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過程中的地位和作用,《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主陣地》一書比較系統地回顧和梳理了北京地區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的歷程、地位和影響。

北京是建黨偉業的重要起點。中國共產黨的創建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早在黨的一大召開之前,建黨的準備工作已經開啓。最早醖釀建立中國共產黨的是陳獨秀和李大釗。1920年2月,李大釗護送陳獨秀祕密離京赴天津的途中,他們已經開始醖釀建黨事宜。同年4月,經共產國際批准來華的俄共(布)代表維經斯基等人到達北京,與李大釗會面。維經斯基會談中強調,中國建立共產黨組織並加入共產國際是中國革命的當務之急。8月,陳獨秀等人在上海成立共產黨早期組織。不久,共產黨北京早期組織也隨之成立。為了進一步説明北京在中國共產黨創建過程中的地位,《建黨偉業起點》一書對共產黨北京早期組織的創建,以及黨的一大、二大的召開,進行了梳理和回顧。

王瑞(北京印刷學院副教授):北大紅樓是北京乃至全國共產黨早期組織建立的重要源頭,是紅色地標。1920年10月,在沙灘北大紅樓李大釗辦公室正式成立“共產黨小組”。同年底決定成立共產黨北京支部。李大釗被推選為書記。之後,李大釗還派高君宇等北京大學師生到各地,幫助建立黨團組織,從而推動了全國範圍共產黨組織創建的步伐。在全國各地的早期黨組織創建過程中,北京大學師生髮揮了重要作用。據統計,黨在一大之前,所建立的8個共產黨早期組織中,有7個黨組織的負責人是北京大學的師生或校友;在總共58名黨員中,與北大密切相關的有24人。《紅樓百年話滄桑》一書,對北大紅樓的歷史進行了回顧,充分展現北大紅樓在黨的創建及發展過程中的地位和作用。

北大紅樓及其周邊與建黨偉業相關的舊址,是北京紅色資源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了挖掘這些紅色舊址的歷史價值,《紅樓風雲人物》比較詳細地介紹了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等50餘位歷史人物在五四時期的思想和事蹟。通過深刻剖析各色人物的人生抉擇和命運軌跡,進一步彰顯了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和信念擔當。同時,《紅樓舊址羣》《紅樓舊址羣故事》兩本書,對北大紅樓、《新青年》編輯部、長辛店機車廠等30餘處革命舊址進行了介紹,講述了其中發生的紅色故事,旨在挖掘其中承載的精神內涵。

張珊珍[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這套叢書全面考察北京與中共創建的歷史淵源和豐富內涵,凸顯北京在中國共產黨創建史上的重要作用和獨特地位。

叢書的開篇之作——《新文化運動中心》,全景式展現了新文化運動的全貌,用七個章節的內容,集中敍述了新文化運動的緣起、運動狀況、思想爭論以及新文化運動的拓展與深化。

《五四運動策源地》以時間線索為軸,從第一次世界大戰起始,講到中國共產黨組織的成立,書寫了五四運動發生發展的背景、過程、結果及其影響。

《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主陣地》緊扣馬克思主義傳播這一主題,系統介紹了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的先驅、媒介、社團組織,以及在馬克思主義傳播過程中的三次思想論爭和早期知識分子思想的轉變。

《建黨偉業起點》圍繞北京這一建黨起點,講述了國民社、新潮社、少年中國會等一批進步社團的湧現,“南陳北李”醖釀建黨的歷程,北京早期黨組織的建立和北方黨團組織的創建,以及“開天闢地一聲驚雷”中國共產黨誕生的過程。

《紅樓百年話滄桑》《紅樓風雲人物》《紅樓舊址羣》和《紅樓舊址羣故事》圍繞着紅樓,講述黨的創建與紅樓的人、事、物。《紅樓百年話滄桑》時間跨度百年,清晰地勾畫出了紅樓的“前身”,處於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以及創建中國共產黨等運動中的“境況”,以及新中國成立後紅樓迎來的“新生”。《紅樓風雲人物》兼容幷包、內涵豐富,書寫的人物既有早期共產黨人,還包括新文化運動主將、早期進步青年,又有復古派人士等。《紅樓舊址羣》和《紅樓舊址羣故事》互為“姊妹篇”,兩者相得益彰,互為補充。前者描寫北大紅樓、《新青年》編輯部舊址、趙家樓遺址、長辛店等31處革命舊址,後者則講述了舊址背後的歷史故事。

追根溯源,源頭為何在這裏

主持人:北大為何能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中心、五四愛國運動的策源地、我們黨在北京早期革命活動的歷史見證地?

黃黎(中國國家博物館陳列部研究館員):1918年8月,一座融合了中西建築風格的大樓在北京沙灘的漢花園拔地而起。大樓用紅磚砌成,人們形象地稱之為“紅樓”,這是國立北京大學的文科、圖書館及校部所在地。從此,北大紅樓成為一個時代的地標,湧起了太多風雲激盪的歷史浪花。一批熱血沸騰的學生,一羣特立獨行的教授,在一位開明而又敢於擔當的校長帶領下,實踐“兼容幷包”的大學教育理念,奠定了北大的傳統和精神,使北大紅樓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策源地。中國共產黨的兩位主要創始人“南陳北李”同在這裏共事;以馬克思主義為代表的新思潮在這裏向全國傳播;毛澤東、鄧中夏等一批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先進知識分子在這裏成長。這一切都預示着,北大紅樓註定要與中國共產黨的創建有着密不可分的聯繫。

作為新文化運動中心、五四運動策源地、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主陣地、建黨偉業起點,這座紅色建築藴藏着深厚的歷史內涵,見證了我們黨在北京早期革命活動,也見證了中國共產黨從誕生到走向輝煌的歷程,昭示了歷史和人民選擇馬克思主義、選擇中國共產黨的必然性。

林齊模(北京大學校史館副研究員):北大是新文化運動的中心、五四運動的策源地、中國傳播馬克思主義和創建北方地區黨組織的最初基地。李大釗、陳獨秀、毛澤東、鄧中夏等一大批中國共產黨早期著名領導人,正是在北大紅樓工作、學習期間轉變為馬克思主義者。北大紅樓是這段輝煌歷史的見證。

《新青年》《新潮》《國民》《每週評論》等一大批傳播新文化、新思潮的刊物,由北大師生編輯併發往全國以至世界許多地方。在當時瀰漫社會的尊孔復古思潮中,從北大紅樓吹出的一縷縷新風,最終掀起現代中國思想解放的第一波浪潮。思想的解放,對時代的演進發揮了先導性作用。

五四運動的宣言在這裏起草印刷,五四遊行的隊伍從這裏集結出發。“五四運動改變了以往只有覺悟的革命者而缺少覺醒的人民大眾的鬥爭狀況,實現了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自鴉片戰爭以來第一次全面覺醒”,從而揭開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序幕。

北大紅樓走出了中國最早的馬克思主義者。在李大釗、陳獨秀影響下,一批經歷過五四運動洗禮的進步青年,開始逐步接受馬克思主義。1920年3月,在李大釗指導下,鄧中夏、羅章龍等北大學生祕密成立了馬克思學説研究會,這是中國第一個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的社團。馬克思學説研究會的骨幹分子,後來基本都加入了中國共產黨。2014年5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北大,在參觀北大收藏、修復和整理的古籍時,看到當年發表在《北京大學日刊》上的“發起馬克斯學術研究會啓事”,説:“追根溯源,看來源頭在這裏啊!”

黨的一大前,國內外有8個地方建立了黨的早期組織,共有黨員50多人。梳理這些黨組織和黨員的情況,會發現他們都和陳獨秀、李大釗有聯繫,而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是北大校友。在8個早期黨組織中,有7個地方黨組織的負責人與北大密切相關;50多名黨員中,有24人或直接在北大入黨,或在北大學習工作過,佔總數的41.38%。其他34名黨員,許多都是經陳獨秀、李大釗等北大人直接或間接介紹入黨。出席一大的代表中,有北大的學生和校友5人,佔總數的38.5%。通過這幾個數字,可以看出北大在建黨時期的重要地位和突出貢獻。

以陳獨秀、李大釗為代表的北大師生,在中國共產黨的創建中起了歷史性的巨大作用。紅樓見證了這一頁光榮的歷史,也因此永載史冊。

2018年5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大考察時再次指出:“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和一些早期著名活動家,正是在北大工作或學習期間開始閲讀馬克思主義著作、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並推動了中國共產黨的建立。這是北大的驕傲,也是北大的光榮。”

一百年前,中國第一代馬克思主義者從北大紅樓走出,在全國各地和海外創建中國共產黨早期組織,又會聚上海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最終在嘉興的南湖完成建黨偉業。中國共產黨的創建,是中華民族發展史上開天闢地的大事變。從此,中國革命有了正確的前進方向,中國人民有了強大的凝聚力量,中國命運有了光明的發展前景。

中國共產黨成立後,領導中國人民經過28年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終於在1949年10月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當時,中共中央駐紮在北京西郊的香山,運籌帷幄,為新中國的誕生奠基。在不到30年的時間裏,中國共產黨人從北京出發走向全國,幾經輾轉又回到北京,在紅葉正濃的季節完成了建國大業。

歷史經常會有這樣奇妙的巧合,北大紅樓、嘉興南湖紅船、香山紅葉……這些具有強烈象徵意義的紅色標識,代表了我們的紅色政黨、紅色政權在其發展歷程中的關鍵節點,為後人留下了寶貴的歷史資源。

講故事,講細節,講歷史背景,讓大歷史得以不流於空泛

主持人:百年黨史波瀾壯闊、氣象萬千。這套叢書圍繞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創建這一主題主線,系統梳理黨創建的來龍去脈、內在邏輯,那麼,叢書具體有哪些特色?

張衞波:該叢書是一套權威翔實、雅俗共賞的精品力作,不僅在形式上通俗易懂、生動活潑,而且在內容方面兼顧到學術嚴謹性,力求言必有據,並儘可能反映新的研究成果。其目的是要通過對建黨時期北京黨史的回顧和梳理,來傳承紅色基因,賡續共產黨人的精神血脈,從而做到學史明理、學史增信、學史崇德、學史力行。

張珊珍:這套叢書的編寫具有以下幾個特色:

一是主題鮮明。北京是新文化運動的中心、五四運動的策源地、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的主陣地。特別是北大紅樓,見證着中國共產黨創建時期北京的革命活動,見證着中國共產黨早期波瀾壯闊的奮鬥歷程,見證着一批志士仁人前仆後繼獻身革命事業的初心使命。聚焦北大紅樓,挖掘其中藴含的初心之源、奮鬥之魂,可謂主題突出、正當其時。

二是邏輯嚴謹。叢書的寫作實現了歷史邏輯、理論邏輯和實踐邏輯的統一。如《五四運動策源地》一書,作者將五四運動向前延伸到第一次世界大戰,依託五四運動前後發生的時間線索,讓讀者深切感受到從國人熱望到幻想破滅,從青年學子奮起抗爭到全國性愛國救亡運動洪流,一樁樁、一件件事情發展的起伏變化,揭示了五四運動與中國共產黨誕生的歷史必然。

叢書理論邏輯嚴謹,結構體系完整。“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創建”主題貫穿全套叢書,且在每本書中有不同的指向和表現形式。各章節之間聯繫緊密,條理清晰,內容繁簡有度。如在《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主陣地》一書中,作者構建了一個馬克思主義早期傳播的引入、傳播的先驅、傳播的媒介、傳播過程中的爭論和傳播的影響這樣一個環環相扣、緊密連接的理論邏輯框架。

叢書聚焦中國共產黨早期北京革命活動實踐,展示了陳獨秀以《新青年》為陣地宣傳新文化,掀起思想解放運動和文化革新運動;展示了以李大釗為代表的先驅者對馬克思主義的學習研究與廣泛傳播;展示了毛澤東、鄧中夏等進步青年實現思想轉變、走上馬克思主義道路的過程;展示了發生在北大紅樓、《新青年》編輯部、長辛店機車廠等地方的革命實踐活動。在這些活動中,先進知識分子堅定了馬克思主義的理想信念,積極地把馬克思主義同工人運動相結合,創建了中國共產黨。可以説,透過描述波瀾壯闊的革命實踐活動,昭示了人民選擇馬克思主義、選擇中國共產黨的必然性。

三是客觀準確。黨史的基本功能是以史為鑑、資政育人。作為黨史學習的載體,黨史書籍的寫作自然要堅持客觀、準確的標準,滿足可信的要求。在編著的過程中,為了保證叢書的質量,中共北京市委高度重視,多次作出重要指示,市委黨史研究室、市地方誌負責人統籌策劃,專家團隊反覆論證,學者也嚴格把關。叢書中的引文、註釋和圖片等均採用權威版本和權威來源。此外,遵照黨史書籍寫作力求“實”的要求,叢書遵照歷史、尊重史實,客觀公正地對待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如在介紹歷史風雲人物時,叢書本着實事求是的原則,以嚴謹的態度對待每一個細節,做到了敍述客觀、評價公允。叢書堅持論從史出,運用豐富的文史資料,如資料彙編、報刊雜誌、年譜、傳記、日記、回憶錄等,並汲取當前眾多研究成果,以求精益求精。

四是通俗可讀。叢書定位於面向廣大黨員幹部和社會大眾的普及性、通俗性黨史學習讀物,編著者着力將文字表達通俗化和大眾化,儘可能地使用形象生動、活潑流暢的文字和具有鮮活性的語言,避免了一般歷史讀物的晦澀和沉悶,具有較強的可讀性。叢書中的“暴風雨來臨之前”、“古都怒吼”、“風雲之際”、“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等標題文字,寥寥幾筆便給人極大的聯想,提升了讀者的閲讀興趣。豐富生動的敍述方式,使該叢書色調鮮亮,情景交融,頗有歷史再現之感。

總的來説,這套叢書在把握黨的歷史發展主題主線、主流本質的前提下,系統地梳理了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創建的來龍去脈,主題鮮明、邏輯嚴謹、通俗易懂,是一部翔實可信、可讀、可學的黨史讀物。

主持人:這套叢書選擇北大紅樓這樣一個具體而厚重的承載點來講述中國共產黨創建這段歷史,那麼,叢書在處理大歷史與小切口、小事件的關係方面有哪些探索?

黃黎:黨的歷史是最生動、最有説服力的教科書。這種生動在某種程度上就體現在“小切口”上。從這個意義上説,我認為,這套叢書比較難得地處理了以下幾種關係:

一是“大歷史”與“小事件”的關係。書寫黨的歷史需要胸懷大視野和大格局,但同時也要處理好黨史中的“小事件”,叢書講故事,講細節,講歷史背景,讓大歷史得以不流於空泛。

二是黨史和文物的關係。文物作為黨史的重要遺存,是黨史的鮮活見證,叢書通過大量文物及歷史圖片,將以北大紅樓為代表的革命舊址,與中國共產黨創建篳路藍縷的歷史巧妙銜接起來。

三是局部和整體的關係。黨的創建史涉及方方面面的內容,叢書通過挖掘北大紅樓、北京與中國共產黨創建的密切關係,以點帶面,點面結合,通過局部視角折射出中國共產黨成立這個開天闢地的大事變。

四是權威和通俗的關係。黨的歷史嚴肅而厚重,叢書大量使用一手材料、權威史料,注重吸收最新研究成果,確保內容權威可信。同時,叢書脈絡清晰,語言平實,娓娓道來,充滿了對歷史的温情和敬意,是一部接地氣的作品。

林齊模:這套叢書圍繞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創建這一主題主線,系統梳理黨創建的來龍去脈、內在邏輯,既全面反映、又重點突出,既體現歷程、又弘揚精神,為當下黨史學習提供了非常好的素材。

鑑往知來,讀史明智。通過閲讀這套叢書,讀者對以北大紅樓為載體的中國共產黨創建時期北京革命活動將會有全面瞭解,對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有更深刻的體會,進而深刻理解今日中國所取得的舉世矚目成就來之不易,進一步增強對中國未來發展道路的自信。(主持人:袁昕)

原文鏈接:落其實者思其樹 飲其流者懷其源——“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創建歷史叢書”回到歷史現場、探尋紅色基因活水源頭

轉載本網文章請註明出處